业界新闻

Industry News

淅川法院利用网络庭审直播调处一起赡养纠纷

2022-10-13


淅川法院利用网络庭审直播调处一起赡养纠纷

作者王葆兴 张长海新闻来源:中国法院网发布时间2011-10-17

       “法官同志,我现在就把29736万赡养麦交上,可不可以不要进行庭审网络直播啊”……”10月14日一大早,河南省浙川县荆紫关镇秦岭村民郭春玲来到当地法庭找到办案人员,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并一次性交清对老公公当年的赡养费用。

      一个曾经在经过乡邻、村组和政府有关部门多次做工作,始终不愿承担赡养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父亲,并且连每年8000元赡养都不愿出的女人,何以一次性爽快地拿出了近3万元钱

      案情回放∶为养老人 六个儿女对薄公堂

      老人叫孙振红,现年71岁,膝下有三个儿子、三个闺女。2007年5月,随着老人的年事已高,兄妹们经过商议后决定,孙振红由远在沈阳做生意的大儿子孙俊杰负责照顾,曹娥女留给了在家务农的二儿子孙俊青负责赡养。

      期间,老大孙俊杰与前妻赵某离婚后与郭春玲结婚。

      2009年11月的一天,大儿媳郭春玲突然雇车将孙振红送回了老家后,一走了之。理由是孙振红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自己忙于生意无暇照顾。

      患了老年痴呆症的孙振红生活完全无法自理,有几次外出时险些被车辆撞倒。看到此情况在家的儿女有时也偶尔将老人接到家中照顾可时间长了,又觉得不合适,毕竟当初立有协议。

      为此,孙振红及其亲属多次到政府部门上访告状。考虑到此种情况,当地政府多次组织其子女就赡养老人问题再次进行磋商。但郭春娥以法律中有“儿女具有共同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为由,坚决要求兄妹6人共同承担。其他人也以各种理由推诿扯皮。出现了儿子不尽责,闺女不尽心。

      无奈之下,孙振红一纸诉状将6个子女告上法庭。法官出招庭审网络直播 逼其就范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当亲情需要用法律来维系,道与法、情与理之间,如何去权衡人们的道德底线”荆关法庭受理后,结合当地以儿子养老为重,闺女出嫁后一般不承担的民俗情况,考虑老人需要专人照顺,其三个女儿的家境相对较差并且家中还有老人小孩的实际,在老二主动承担起赡养母亲的基础上,决定让老大和老三出钱雇人照顺孙振红。但郭春玲却以每年800元钱太多为由拒绝雇人照看老人。

      为了彻底扭转郭春玲既不想承担不照顺老人的恶名,又不愿多花钱照顺老人的心理。针对此种情况的特殊性,2011年9月24日,法庭邀请法院宣传科的有关同志带上相机、录像机对开庭过程进行全程摄像……

      郭春玲得知这一消息后,考虑到自己在外做生意,如果一旦名声传出去,会对自己很不利,于是急忙找到协案人员,要求自己愿意出钱赡养老人。

      本着为民、便民、利民的原则,按照上级有关庭审直播中“当事人有正当理由不同意进行直播的,可以不进行庭审网络直播”的规定,经报请主管院长批准,法庭同意了郭春玲的请求。

      随后,法庭按照老人的实际情况经过准确核算,以老大孙俊杰与老三孙俊义各负担一半即每人每年承担孙振红生活费、医药费、保姆费用等各项费用共计19736元,另加老人的丧葬费用每人1万元,共计29736元。全部麦用交由该村村委会与其舅曹某共同保管和核实费用支出,次年按实际支出用费用多退少补。

      庭审网络直播是群众了解法院、监督法院工作的一扇窗口,是阳光司法为民的一种体现,更是化解矛盾纠纷的好法宝明秦岭村支部书记杨会德发出了赞叹。